威尼斯网站网址-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

【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】 马尾造船世家:三辈不改造船梦 世代传承匠人心
2019-08-12

八寸扳手、卷尺、钢板尺、石笔,揣上这四件随身必带的工具,严钦莹走上船,开始新一天的工作。

严钦莹是马尾造船厂机电部高级钳工,自2004年进入马尾造船厂,他已经在此工作了16年。

严钦莹的爷爷严铿俤曾是马尾造船的木工,父亲严子金退休前是马尾造船的舾装车间钳工段段长,祖孙三代都在马尾造船厂工作。

image.png

受父辈影响,严钦莹从小就对造船充满了好奇。“我六岁的时候,父亲第一次带我看船下水,感觉很好奇、兴奋、震憾,想上去玩儿。”

六岁时在心底埋下的种子不断生根发芽,在中学毕业的时候,他报考了船舶技校,毕业后进入了马尾造船厂,和父辈们一样,成为了一名马尾造船人。

 “大家钳工就是负责‘内脏’。”严子金如此形容自己的工作。当船壳造好后,钳工们需要将除电器外所有设备进行安装、固定,大至主机,小至卫生,都在其工作范围内。有时候碰到大型的设备,还需要多个工种协调配合。

image.png

设备安装看似简单,但每一颗螺丝,每一丝对准,都与安全息息相关。

 “大家都是按照丝来计算,像这种大型机械(主机)螺丝如果没拧紧的话,一旦运行,有时候人在旁边都会被打倒。”严钦莹告诉记者,在设备安装时,标准是在五丝以内,“大家在工艺上精益求精,一般在三丝左右,比头发丝儿还细。不然对船东也不负责。”

 “精益求精”是父亲对严钦莹的要求,也是严钦莹在工作中奉行的准则。“父辈传下来的都要求大家第一点,要负责,做事情一定要有认真的态度。”严钦莹说。

image.png

设备安装看似简单,但每一颗螺丝,每一丝对准,都与安全息息相关。

 “大家都是按照丝来计算,像这种大型机械(主机)螺丝如果没拧紧的话,一旦运行,有时候人在旁边都会被打倒。”严钦莹告诉记者,在设备安装时,标准是在五丝以内,“大家在工艺上精益求精,一般在三丝左右,比头发丝儿还细。不然对船东也不负责。”

 “精益求精”是父亲对严钦莹的要求,也是严钦莹在工作中奉行的准则。“父辈传下来的都要求大家第一点,要负责,做事情一定要有认真的态度。”严钦莹说。

image.png

严子金回忆当初工作时,厂里经济比较困难,要想聘请专业的师傅核对锥度、报检之类的工作,需要另外花费一笔资金。他便自告奋勇地和上级说,自己带着孩子学着做这类工作。

核锥度时,需要钳工整个人钻进设备,铁砂和燃油的粉末弥漫在空气中,即使戴着口罩,也会熏着眼睛,钳工的手终日被机油染得黑乎乎的。因为条件艰苦,许多人都不愿意学。

 “别人不想学,你要学,因为你是我的小孩。”那时,严子金的严格要求也让孩子们不解,“他们后来才懂得我的用心。因为技术一定要过硬,这样不管到了哪里,都能独当一面。”

回忆当初工作,严子金表示身为做领班,别人休息的时候他就要去看图纸,不能休息。不懂的问题也要和工程师沟通,交流技术难题,“很早头发就白了,有时候即使回到家中,睡前也是惦记着造船的事情。”谈起造船,虽然辛苦,但严子金的话语中没有埋怨,而是满满的自豪和幸福。

因为工作性质,工作时他们满手都是黑乎乎的油,即使是夏天,也要着工装,满身的臭汗,但仍然没有动摇严子金和严钦莹从事钳工的决心。

image.png

“我工作这么多年,从来没离开过。只要我在这个岗位一天,我就要把这个岗位做好。”严子金表示,对于孩子,他要求不管马尾造船厂发生什么变化,作为生产工人,只要干好自己的工作,领导就会肯定你的成绩。

“我其实也舍不得这边,从小到大的记忆都在造船上。”如今,严钦莹入行已经十六载,参与制作的船只,也有二十余艘。每次送走一艘船,他仿佛送一个朋友远行。

船,驶向五湖四海,心,扎根马尾造船。严家祖孙三代人在马尾造船洒青春、汗水,伴随着一艘艘船,传承工匠精神,做新时代的马船人。

(信息来源:马尾造船)

友情链接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<em id="klghek816"><legend id="drrbmj599"></legend></em><th id="gklyxz521"></th><font id="cvssio270"></font>